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之兄弟难为 作者:月寂烟雨

字体:[ ]

 
 
文案
“哥哥,我爱你。我会保护你,用生命起誓!”看着在机甲副驾上昏睡的慕白,季颐安轻轻念到,眸光闪动,蕴藏着炽热的爱意与疯狂……
重生未来机甲时代的伪兄弟的故事,欢迎跳坑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白,季颐安 ┃ 配角:惟 ┃ 其它:重生,未来,兄弟
 
 
  ☆、一﹑令人头疼的清醒
 
  “阿白是自杀还是意外?”宽大冰冷的房间里,金属制的墙壁在冷幽幽的灯光下映出一道倩影。女子站在铺着雪白被单的病床前,眉头轻蹙,担忧的目光停留在床上躺着的苍白的少年身上,轻轻地问出这句话。
  “这……”投影到半空中的荧幕里,穿着制服的干练男人犹豫了一下:“夫人,证据不足,很难判断,穆白少爷遭遇意外的可能性大一些。”
  “这么说,阿白也有自杀的可能性吗?”女子低低地说道,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她伸出手,虚虚地在少年脸的上方停留了一下,女子幽幽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算了,既然如此,不必再查下去了。”
  不必再查下去?什么…不必再查下去?梅子言的头一阵头疼,一幕幕画面在脑海里纷飞,乱得眼前一阵模糊,睁开眼,隐约看见床前站着的女子,口里反射性地吐出一个词:“母亲?”
  “嗯?”女子回过头,梅子言心里一跳,那是一个美丽到不真实的女子,精致完美的五官,雪肌玉肤,身段修长婀娜,令人见之忘俗,再配合着那样独特的气质,让人舍不得移开眼。
  “醒了?”女子微微俯下身,靠近他,关切地轻声问道,“好点了吗,要喝水吗?想不想吃点东西?”
  ……
  尽管女子说得很温柔,但梅子言觉得她有一种不自在在里头,有些别扭和尴尬,弄得有些不自在。想着,梅子言突然混乱起来,她是谁?为什么自己在这里?
  见他呆呆的没什么反应,女子柳眉微微一皱,轻叹了口气:“阿白,我和季简云的婚礼六月二十七日举行,已经定了,你准备一下,好吗?”
  什么?婚礼?母亲结婚?
  脑海里混乱一片,突然涌入了大量陌生的信息,让梅子言懵在了当场。慕白么?
  梅子言转了转僵硬的脑袋,仍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他从小就知道他在二十多的时候会有一道几乎过不去的坎,也听爷爷说过“天道定九分,命尚留一线”,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病死后会以这种神奇的方式以另一个少年的身体醒来。
  没想到会来到一个连常识都陌生的地方,一无所有,只剩是自己的灵魂,在这格格不入的世界上醒来。
  怎么会那么荒谬?!他梅子言在停止呼吸之后居然变成了慕白,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拥有二百多年的寿命,在一个机甲遍地的高科技时代,生活在宇宙历3876的伦其星,有一个就要嫁人了的美丽绝伦的母亲。
  女子因为有事已经离开了,只剩奇怪的机器医务人员在一旁看顾。松了一口气的梅子言脑海里乱糟糟的一片,睁开眼太阳穴便一抽一抽地疼,只能小口小口地吸气,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母亲”什么时候出去,为何眼底一片复杂。
  有一个嫁为人妇了的母亲是什么感觉?
  梅子言呆呆地看着巨大的镜墙中衣着整齐的自己,看着那个遗传了母亲精致外貌的秀美少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重来没有想过人生还可以重来,也没有想过,截断别人的人生,重来。
  “穆白少爷,您该出发了。”季家的季管家出现在梅子言身后,恭声说道,这个俊朗的中年管家微微躬着的的身子让梅子言——哦,不,现在该叫慕白了——莫名地觉得滑稽,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明明穿越到了未来的,不是吗?
  “好,这就下去,谢谢季叔。”慕白揉了揉头发,十分头疼地应了声。俗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吧。不过,任谁的母亲在自己眼前嫁人了都得头疼吧?!那是自己的母亲,可不是女儿!慕白蛋疼地皱了皱眉,微微一扭头,镜子里的少年扭曲成一张包子脸,怎么办,他要有后爸了?
  他初来乍到,他的母亲——蓝黎女士,就快要成为别人的季夫人,还附送了他一个老爸,这让一把年纪了的慕白实在是轻松不起来。天,自小父母离异,跟着爷爷生活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过父亲这种生物了好吧!
  呼,即使多了一份记忆也无济于事啊,慕白轻呼一口气,抬头望了望湛蓝明媚的天空,这未来的环境还真是好,建筑物整整齐齐地掩在苍山绿树之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空气是前所未有的清新,人也挺少的,一点也没有天\\\\朝的吵吵嚷嚷的热闹。
  慕白坐上了季家来接的悬浮车,专心地看着窗外半空中的轨道交相错杂,有些微微地失神。尽管这原身也是从小就没有父亲,且性格内向,在强势的母亲的阴影下低调地成长,不会被人发现这躯体里换了个灵魂,但慕白还是不想去那个家大业大的季家,不想去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
  因为慕白先前在医院治疗,错过了蓝黎的婚礼,所以现在季家直接派季管家把慕白这个继子接到季家去。
  在恢弘精美的石制大门外,季家家主季简云亲自携全家人带着佣人迎接慕白,给足这个继子面子。
  “你好,阿白,我是季简云。”刚下车,年轻到有些过分的继父迎上来微笑着向慕白打招呼,十分俊美可亲,看得慕白有些愣,这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儒雅青年就是他继父?
  “您好,……季叔叔。”
  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慕白还是在蓝黎那紧张的目光中开了口,顿时觉得蓝黎松了口气,慕白不由觉得赧颜,占了人家的身体也就算了,又不是真正的叛逆期少年,怎么好意思让人家的家长难做?想通了这层,慕白也不忸怩了,大大方方地向出来大门口迎接他的其他人看去。
  其中有两个小朋友特别突出,一个活泼可爱,抓着另一个小男孩的手好奇地打量他,另一个冷淡许多,小脸冷冷的,有些面无表情,黑沉沉的眼睛看着慕白的时候让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奇怪的感觉浮现在心头。
  顺着慕白的眼光看去,季简云心领神会,点了点头,对着慕白笑着开口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季颐安,季芝悄。”
  看到父亲示意,那大一点的季颐安看起来小脸还是冷冷的,略一点头,沉默着没有开口,可能是对着继母、继兄,心里觉得别扭。倒是看起来小一点的季芝悄乖乖巧巧地叫了一声哥哥,奉上了一个可爱的笑容,让一向不喜欢小孩的慕白的心也柔软成一片。
  “以后阿白可要好好照顾弟弟们,大家好好相处。”季简云笑眯眯地温和地开口,轻轻地拍了拍慕白的肩膀,一下子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慕白笑着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在慕白的记忆中,一向清冷强势的蓝黎也浅笑地挽着季简云的另一只手,道,“你放心好了,阿白最喜欢小孩子,他会好好照顾颐安、芝悄的,是不是,阿白?”
  看着那笑容,慕白心里涌上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心酸酸的,逼得眼睛里都涌上了一点水汽。不敢露出什么,慕白轻轻点了头,被季简云拉着走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修了一下,应该会好点了吧
 
  ☆、二﹑季颐安小朋友
 
  
  “阿白,这是你的房间。”季简云把慕白带到二楼的一个宽大房间,推开那扇古香古色的厚重大门,和气地说道:“这些都是我按时下年轻人的喜好布置的,”转过头来面向慕白,他面带微笑地补充:“这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心意,有什么想添置,想改动的,你要跟季管家说,一家人之间千万不要客气。”
  “嗯,我很喜欢,谢谢季叔叔。”
  不同于智能管家,季家的管家是被赐了姓的世代忠仆,仅凭这点便可把季家的深厚底蕴窥的一二,让慕白暗暗心惊。
  看起来有些复杂啊。慕白在心中轻叹,自己那高贵冷艳的母亲的底子还没有搞清楚,又扯上了一个背景复杂的季家。不说别的,单是那年轻得过分的和善的季简云,沉默寡言的冷冰冰的季颐安,机灵十足的可爱弟弟季芝悄,就让慕白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寻常,即使他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他也看得出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
  不得不说慕白的感觉还是挺敏锐的,还没有等他想完他即将去的学校——圣伽什学院的事情,就被下面传来的略显奶声奶气的童音打断了思绪。
  “季颐安,我就要你手中那本书!”
  “听竹安的,快点把书交出来,要不然我们就揍你!”
  “就是,就是,不交出来,我们就揍你揍到让你连你妈都认不得!”
  “哈哈,他本来就连他妈都认不得,这基因等级为C的废材,嘻嘻……”
  这话着实恶毒,连一向不爱管闲事的慕白都忍不住探出头看个究竟。
  只见楼下小花园一角中,一个粉嫩的小女孩带着一帮孩子把季颐安围了起来,想抢他手上那本书。自重生以后视力大好的慕白自然豪不费力地看见被围住的季颐安冷着一张小脸,嘴巴抿得紧紧的,没有说话,但也没有露怯,只是冷冷地扫过周围围着的一圈小孩,看得小孩们个个都害怕地往人群中缩了缩。
  小孩子们恶毒起来分外恶毒,天不怕地不怕的字字诛心。看得慕白出乎意料地觉得愤怒,他本来就对季颐安有莫名的好感,觉得他跟这孩子有缘,哪里看得下去他被找了个随便的名头欺负。
  依他的阅历,自然看得出那个小女孩不是真的想要什么书,真是想找茬罢了。他站在窗前往下看,忽然隐隐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声音虽然好听,却满怀恶意。
  “竹安,你在干什么?”一身浅蓝色衣裙的少女从拐角处转出来,脸上挂满了嫌恶。“跟这种人扯上关系,你也不嫌掉了自己的身份?”
  那少女仿佛看垃圾似的扫了季颐安一眼,沉下脸教训起小女孩来,吓得周围的小孩们有些瑟缩。这让慕白皱起了眉头,显然,这少女地位不低,她的刻薄与嫌恶可能是造成季颐安备受排挤的原因之一。
  慕白从来都不是那种善良热心的人,但对于季颐安,对于这个奇怪的小孩,他却莫名其妙地有种不忍心看他受欺负的感觉。大家族就是烦,小鬼都跟人精似的,季颐安会在遭遇到这种事让慕白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想太多,这闲事,他想出手管一管。
  “姐姐……”看到浅蓝色衣裙的少女,祝竹安吓了一跳,小小声地叫了一句,为自己辩解,“他拿了舅舅书房里的书。”小心地抬起头看了看她姐姐的脸色,她补充道:“那是舅舅的老师,机甲大师柳老给的书。”
  她是对那书不感兴趣,可她知道她姐姐最大的梦想就是拜圣伽什学院的柳艾柳老教授为师,从事机甲研究。果然,听到这话,她姐姐脸色一变,射向季颐安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她直直地伸出手,嫌恶地看着季颐安“拿来!柳老的书不是你这杂种能碰的!”
  季颐安抿着嘴,背靠着假山直直地站着,冷冷地看着这对姐妹,没有出声也没有把书交出去的意思。
  “给我,”祝竹安看着她姐姐铁青的脸,一个箭步冲上去抢季颐安的书,一堆小孩也跟着往前挤,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季颐安被人大力推了一把,身子歪了一下,额角撞上了一旁的装饰的假山,霎时,血涌出来,糊了满脸。原本稍退开了去的小孩们看到此情此景,全都惊叫着四散,顿时这小花园里尖叫一片。
  “吵什么吵,不过是一个野种,怕什么!”那少女瞪了尖叫四散的小孩们一眼,大声呵斥道,尽管她自己也被季颐安冷冷的目光看得发毛,还是强撑着想要把事情推到季颐安身上,她开口对季颐安冷笑道,“你自己往假山上嗑,想要做戏给谁看?”
  正携季管家急匆匆地赶来的慕白一眼看到了满脸是血的小孩,脸冷了下来,他迅速分开人群,走近季颐安,急忙掏出便携布巾帮他擦拭起来,捂住伤口。冷冷地盯着那少女,慕白说的毫不客气:“祝竹愿,你家里难道没有教你不要在别人家里撒野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