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异界之学徒巫妖和步行骑士 作者:thaty(下)

字体:[ ]

 
060新职务
 
    霍洁特有些话没错,就是一天不开工,那些准备好了的人力和物资,都会有一定量的损失和浪费。但正确归正确,他说话的方式太糟糕了。一开始夏恩还以为是这个天之骄子对于把他调来做个“包工头”所以感到不满,可是第二次见面他已经确定了,这人不是对他自己的安排和职务不满,他是对周岭轲不满,他这横冲直撞的语气里,那种对周岭轲的敌意和轻视已经明显到能够让站在一边的夏恩都觉得皮肤刺痛了。
 
    因为周岭轲也没做错,可能这个小镇子的五千人比不上一座魔力塔对莽坦的重要性,但毕竟周岭轲挂着镇长的头衔呢,只是花费半天的时间粗略的浏览一下自己职权范围,是很有必要的。更何况这半天还是他刚刚来到镇子的半天,要知道虽然夏恩和周岭轲在来的路上每个晚上都没有闲下来,可也没有耽误路程,甚至他们比预定的还提前了一天半到达。周岭轲和夏恩做的绝对不是无用功。
 
    魔法师和文官有一定的矛盾可能是上面了一看到的,但并不表示周岭轲有必要在这里承受这种侮辱——他们不是囚徒,也没欠债。以周岭轲的能力,和他现在为莽坦所做的,尤其是他还有拥有一头战兽,这几乎就是无可替代的国宝级的人物了。更好的是他还那么年轻,按照魔法师的平均寿命来说,他至少还能为莽坦服务六十甚至八十年,应该说,对莽坦这个国家来讲,单在军事来说上他甚至比他们的国王还要重要。
 
    夏恩把事情想得很明白,昨天夏恩可以忍下来,但不表示今天对方把都表达得这么明显了,他们还有必要忍。
 
    “什么?”霍洁特愣了一下。
 
    “换个人来。”周岭轲帮夏恩重复了一下,另外他还加了一句,“这就是工程开始的第一要务,在此之前,我就先找地方休息去了。”
 
    夏恩不说话,周岭轲大概也就忍了,乖乖的去找地方干活去了。但是夏恩说话了,而周岭轲最大的老板和后盾,除了夏恩还能有谁呢?夏恩说一,周岭轲从来都是跟着他说一的(偶尔在床上例外)。
 
    霍洁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跟在他身后的其他官员脸色也不好看。眼看着周岭轲转身就走,霍洁特还站在原地,其他官员有的要追,但一个年纪最大的官员把他们拦住了,甚至打了手势示意他们都离开。那些人短暂的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霍洁特的脸色,最后选择了离开。
 
    “霍洁特少爷。”在其他人都离开后,老人走了过去,他并不称呼霍洁特为大人,而是少爷,这说明他是霍洁特家族的追随者,“您该去向那位魔法师道歉。”
 
    “我拒绝!”
 
    “霍洁特少爷,您应该放下过去的矛盾,而把目光投向更长远的未来。”
 
    “我还能有什么更长远的未来?!就如他所愿!换人吧!”霍洁特却显然已经听不下劝了,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老人叹了一声,却依旧追了上去,尽一切的努力劝慰这个年轻人。
 
    霍洁特对周岭轲的敌意,在包括当事人周岭轲在内的很多人眼中看来都是莫名其妙的,而实际上的原因,不外乎是霍洁特差点成为莽坦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希尔六世确实只有佐伊一个弟弟,霍洁特和王室的血缘确实也已经超出了四代,但是……霍洁特和王后的血缘关系却很近——他的母亲是王后的姐姐,妻子也同样来自王后的家族。希尔六世对他的王后不够宠爱,但是却足够尊敬。王后索菲亚因为一直没有孩子,所以对几乎可以说是从小看着长大的霍洁特就像是对待她自己的儿子一样。
 
    当国王被确诊患上了X病,同样也就是被确定了死亡。本来应该是和希尔六世最亲密的王后,却因为极少和国王同床,反而逃过一劫。国王还活着,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人其实都在思考国王的身后事了。王弟佐伊亲王虽然表现得不怎么明显,但从那时候起他在政治上越来越活跃的表现,知道内情的人谁都明白他在想什么。但作为王后……索菲亚并不想看到佐伊成为下一任国王。
 
    佐伊亲王有自己的妻子,并且夫妻和睦,他们已经有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如果他上位,索菲亚将只能带着一个王太后的头衔搬离皇宫,然后在某个郊区的别墅里度过她剩下的人生,被所有人遗忘。索菲亚可以选择的还有两条路:一是她自己登基成为女皇,遮在大陆的众多国家中并不少见,可是莽坦为了保证王室血缘的纯粹,明令表示公主可以有继承权,国王或者王子的妻子却并无任何继承权,把这条路封死了;二就是找一个血缘较近的王室子弟,让他成为王室的养子,如果再加上国王的临终遗言,那么这个孩子的继承权就会比佐伊亲王更靠前。还有谁会是比霍洁特更好的人选呢?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霍洁特距离莽坦最高权力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一切在国王自己道出他的私生子存在后,瞬间成为了泡影。
 
    霍洁特的身份并不是那么高,但是因为和王后的亲近,所以很多最高权力层的事情他都是明白的,一些最高权力层的人不屑知道的事情,他也同样知道。比如,那个私生子差点死在山上,却被一个年轻的大半夜不知道为什么在野外晃悠的魔法师碰到,捡了一条命。
 
    与王位失之交臂的霍洁特,不可能去埋怨那个这个事后才想起来自己在外边有个种的国王,也不能埋怨那些恪守血缘和传统宁愿从外边找一个素未蒙面的孩子过来登基的大臣们,他能埋怨而且认为有能力复仇的只剩下那个年轻的魔法师了(自认为)。
 
    而他恰好又被命令到这里来作为魔法塔建造的二把手,霍洁特不敢在公事上懈怠,因为他可不想为了报复把自己赔进去,但被宠坏了的年轻人当然也不会给周岭轲好脸色,却不知道他这么做完全辜负了费尽心力帮他拿下这个职位的王后。
 
    ——就算没有魔法塔,只靠着战兽,周岭轲未来也必定是接克鲁达或者波立维的班,如果不是国王眼看着就要咽气了,大臣们都在为新旧交替做准备,甚至连战后事宜都分散不出太大的精力,大法师的绶带已经系在他的肩膀上了。因为莽坦的职位高低可不是看年龄,而是只看付出。要知道周岭轲这可算是不可代替的特殊人才。
 
    霍洁特成为国王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能够和周岭轲建立良好的关系,新王登基后又有王后暗中使力,让他在文官中拥有一席之地并不困难。但是因为事情太赶,实际上是霍洁特自己太赶,甚至连往后找人给他送信,让他在赴任路过首都的路上,到宫里去一趟都没去,就这么直愣愣的来了。丝毫也没考虑到王后的苦心,只想着自己的委屈和复仇。还是那句话,这是个被宠坏了,可结果却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孩子,他需要一个出气筒,而且已经认定了这个目标。
 
    现在,他发现这个出气筒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可霍洁特已经被仇恨控制住了,大概只有撞到墙上撞出了血,他才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现在霍洁特让老人去上报,其实心里并不以为然,甚至很肯定的认为,自己并不会被调走,到时候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让周岭轲更难看。
 
    该说有些人就是自视甚高呢,还是看不清形势呢?
 
    另外一边,周岭轲和夏恩虽然不知道幕后的情况如此复杂,但是不管魔力塔的事情,并不表示他们俩也同样不管镇子的事情,因为深冬就要来临了。
 
    那两位前任离开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但隐约的暗示已经足够了。他们不认为这个时候镇子里换人,并且还要开始大工程,是一个好时机。其实两个穿越客也和他有着相同的意见。
 
    他们在这里不认识任何人,但是却要承担起隆冬时节至少五千人镇民的取暖和食物,如果像霍洁特说的,还有更多的人要赶来,那可就更糟糕了,谁知道仓库里的粮食是否充足?至于建造魔力塔,虽然前边有个魔力两个字,但周岭轲的设计里,这个塔的主体结构是砖石的,只是里边要镶嵌进特殊的魔法阵,这就表示整座塔还是有热胀冷缩的情况发生的。简言之一句话,冬天绝对不是盖房子的好时机。这也是他们俩叫停魔法塔有恃无恐的原因,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位霍洁特都太着急了。
 
    而前任镇长虽然走得匆忙,但是他留下了很多的文件资料,周岭轲可以从上面找到往年的惯例,只要他照着惯例做就好了。
 
    “你继续看着,我去地牢。”
 
    “释放那两个倒霉蛋?”
 
    “释放两个倒霉蛋。”夏恩耸耸肩。
 
    就和战争时期,进战的士兵禁止调动一样,地方官员调动,除了文件要立刻被封存之外,监狱里的罪犯也同样要被封存,比如现在在镇长宅邸里的两个倒霉蛋。他们因为在错误的地点扬尘被判处三天的监禁。可是第三天的时候,调令来了,到现在已经在监狱里待了半个多月了。
 
    “不过……这里的法律可真够严格的。”周岭轲一边摆手一边龇了龇牙,他正在翻看着前任留下的卷宗的其中一部分,但这显然不是他要看的关于冬天分配粮食的,而是之前索不达镇的犯罪记录。
 
    比如这两个倒霉蛋犯下的事情,其实扬尘就是倒垃圾,即使是这个小镇子都有垃圾的专门清理人员,他们每天早晚都会推着车顺着道路收垃圾。这个时候,居民们可以把垃圾倒出来,但除此之外,禁止在街道上倒垃圾。如果是小偷小摸,只要被抓住并且认定罪行,无论偷盗的是一枚铜板,还是一袋金币,小偷都会在脸颊上烫印下代表偷盗的字符,同时被砍去一只手。更严重的罪责,判罚当然也只会更加的恐怖,周岭轲已经找到了吊死、钉死、淹死等等死法。
 
    这些刑法与其说是森严,不如说是残暴了。
 
    夏恩的速度很快,他回来的时候,周岭轲刚翻了一半。
 
    “找到要的了?”
 
    “没有。”周岭轲摇头,同时他把手上的正在看的卷宗转了个方向给夏恩,“你能相信……这里竟然有法律是要把人用马蜂蛰死吗?”
 
    “因为诈骗?”夏恩把那封卷宗接过来,上面写着的是一个人把破皮革掺杂进好皮子里出售给商人们,被发现后,前镇长的审判是让他在被砍头和被关进一个充满暴躁马蜂的木房子里做出选择。后边特意标出,如果在被关进木房子之后他能坚持半个小时没有死亡,那就会被释放。这个人出于对生命的一线希望选择了马蜂,但从卷宗的最后看,他还是死了。夏恩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但必须得承认……如果中国有这个法律,商业信用会好很多。”
 
    “那我和你说不定也要和马蜂亲密接触一下。”
 
    “我可一直都是守法商人。”
 
    周岭轲耸耸肩,不置可否。他可是没忘,某人把高精度机床贴上废铁的标签运回了国内,于是他们公司五年免税。把总成本也就五万块的电脑服务器转手给韩国人卖了五十万,还让韩国人以为占了便宜。还有其他更多的事情,周龄科技都记不清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