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庆鱼年GL:公主不为妾 作者:叶无枝(下)

字体:[ ]

第145章 [一四五]
  [一四五]
  周锦鱼:“……”
  这下,可完了。
  她强行扯出一个笑来回过头,竟然看到魏华年正站在不远处,身后跟着晚秋,晚秋看她的眼神中透着一丝同情,又透着一丝窃笑。
  周锦鱼瞪她一眼,转眼去看魏华年。
  只见魏华年身穿一件粉红色襦裙,耳朵上挂了一串温润无暇的羊脂白玉耳坠,脸上没上浓妆,淡淡的妆容不失素雅大气。
  粉色的领口一直到脖颈,将她白皙的颈子包裹着,但魏华年站的比直,不怒自威,自有一番高贵的气质,周锦鱼咽了咽口水,只觉得为什么她每一次见这姑娘,都忍不住被她的容貌所折服。
  魏华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鸭子?”
  周锦鱼忙走到她跟前:“没……”
  魏华年只是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鸭子?”
  周锦鱼都快哭了,心里直叫苦,心道,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这么居高临下的这么折磨人,可就不好了。
  但周锦鱼又哪里还敢说别的,立刻道:“什么鸭子,公主你听错了,没有鸭子。”
  她说着,把手上的丝帕往小包子跟前一放,说道:“小包子,看到没,这是鸳鸯。”
  周锦鱼说着,又指了指池子上浮着的那两只鸳鸯道:“那个,也是鸳鸯,记住没?”
  小包子眨了眨眼,似乎在疑惑,为什么周锦鱼说的跟方才完全不一样了。
  他这一犹豫,周锦鱼偷眼去看魏华年,魏华年的脸色便更加严厉了。
  周锦鱼打了个哆嗦,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看你这张嘴哦。
  魏华年今日耳朵上的坠子格外的好看,羊脂白玉在阳光下闪着微光,像是自带光华流转,周锦鱼就是觉得好看。
  但就在她走神的功夫,魏华年已经转过身,就要走。
  周锦鱼忙道:“公主,您这是要去哪里?”
  魏华年回过身来,看她一眼道:“本宫要进宫去一趟,母后……”魏华年顿了顿,还是决定告诉她:“母后说,舅父来信了,让我进宫去。”
  周锦鱼一怔,舅父?
  长孙盛么?
  她把长孙盛帮她在邕安县剿匪的事情同天顺帝说了,至于天顺帝会不会记上他这份功劳,暂且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退一步讲,就算长孙盛真的来了京城,也奈何不了她,她又没得罪他,不过是借着魏华年的关系,信口开河了一些废话而已,估计也没什么打紧的。
  想到此,周锦鱼便笑道:“公主你去吧,早去早回。”
  魏华年点了头,便带着晚秋离去了。
  周锦鱼又带着小包子看了会儿鸭子,哦不是,是鸳鸯,觉得实在没什么好看的,便带着他回了屋里去,看着他练字。
  小包子年纪轻轻,倒是写的一手好字,他的字体方方正正的,乍一看上去,很是不像一个年幼的小孩子写出来的,他的字苍劲有力,周锦鱼越看越觉得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能写出来的。
  周锦鱼看着他写的那张大字,赞许道:“小包子,你这字写的漂亮啊,若是我外公见了你的字,说不定要收你当徒弟呢。”
  她说完这话,忽然一怔,如今她那个苦命的外公柳熹正在邱麓书院当院首,虽然备受天顺帝推崇,但终究也是无权无势,便是有了品级,也只是虚名。
  不过,若是能让柳熹能进到宫里去,给皇子当师父,那便不一样了,他若是成了当朝太傅,那从身份上便高了一等,就算是冯伯杨那个老东西发现了什么,也不敢贸然动手。
  想到此,周锦鱼便想着,如何才能向天顺帝委婉的举荐一下柳熹来当这个太傅呢?
  周锦鱼看了看小包子,就见小包子的小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那意思就像是在说,你这就夸完了?我还没听够呢?
  周锦鱼摇着头一笑,便继续道:“咱们家小包子写的字好看,脑瓜也聪明,将来一定是要当状元的呀。”
  小包子眯着眼,很是受用。
  周锦鱼又趁机道:“可是我听说啊,当状元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要得到万岁爷认可才行,可你又不出府,也不跟人说话,怎么才能在万岁爷面前混个脸熟,好让万岁爷知道你写的字好看呢?如果你考不上状元,那将来怎么保护你娘亲呢?”
  小包子闻言,忽然有些愣,似乎在考虑周锦鱼所说的话。
  周锦鱼继续道:“你娘亲一个妇道人家,把你拉扯这么大,万一有一天她老了,没有办法保护你了,而你什么都不会,也不是大官儿,可怎么办哦……”
  周锦鱼说到这里,故意很是难过的看他一眼,谁知道小包子仅仅是思考了一小会儿,便瞪着她,眼中尽是怀疑。
  周锦鱼轻咳一声:“你别看我啊,你看我也没用,你想啊,我现在也没本事保护你娘亲,就只能靠你了。”
  小包子眨了眨眼,又犹豫了。
  周锦鱼一看他这犹豫的小眼神,就知道有门。
  可若是想劝小包子去宫里念书,无疑是让他离开原本的生活环境,去一个新的环境里去,如今他好不容易不排斥外人了,但也仅限于不排斥府中的人,若是去了宫里,怕是有太多的不确定了。
  这事,还是要慢慢来。
  想到此,周锦鱼便不再劝他进宫念书的事儿,而是问道:“你饿不饿呀?咱们让小厨房煮甜汤来喝,好不好呀?”
  小包子立刻点头,好。
  周锦鱼笑着吩咐刘木,去吩咐厨房煮甜水,这孩子和自己一样,喜欢吃甜。
  快到夜里的时候,魏华年回来了,她脸上神色不是很好看,周锦鱼担忧的问道:“公主,怎么了?”
  魏华年摇头道:“本宫无事。”
  周锦鱼还是放心不下,直接道:“若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可以同我说说,就算我帮不上什么忙,也可以出出馊主意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